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藏剑江南 > 第四百零七章 错过

藏剑江南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藏剑江南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四百零七章 错过

分享到:
关闭

剑宗之上的山路寂然无人,如同烟火谢幕之后的落寞夜空。可白舒知道自己并没有看花眼,他很确定自己看到了一个娇弱的身影,黑纱遮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那眸子白舒魂牵梦萦日思夜念,断不能认错,那是董色的秋瞳。可董色为什么会来东洛找自己呢?她又为什么明明来了,又不与自己相见?她是否看到了自己和叶桃凌亲密无间的画面?

一瞬间白舒脑海中闪过千百个念头,他失魂落魄的走在剑宗的山路上,苦苦寻觅着那道黑色的倩影,只可惜一番苦寻之下,毫无所获。再回想那一刻与董色的对视,她的目光之中除了慌乱,却看不出其他多余的情绪...

白舒再没有见任何人,只是默不作声的离开了剑宗。

之后的半个月白舒将剑宗翻了个底朝天,都再没有找到任何董色的影子。白舒心中慌乱的感觉愈盛,不管是什么,你曾经拥有的时候能做到面对任何变故都泰然处之,而当有一天你要失去的时候,又会竭尽所能的去挽回。

白舒此刻就隐隐有一种感觉,他似乎是要失去董色了。一年多的光景,不能使沧海变成桑田,却足以改变人世间的很多事情。

心乱如麻的白舒在苦苦寻觅之下,最终还是没能见到董色,可他却隐隐体会到了当年罗诗兰满天下寻找白访云时那种焦急和迫切的心情,那种可望而不可及的绝望。

更何况白舒只是找了剑宗这一亩三分地,而罗诗兰漫游寻觅的却是整个天下。

又一月后,燕南边境的蓝溪古镇之外,疾驰而来一匹骏马。

白衣墨发的少年翻身下马,将马儿寄养安放。

少年人自是白舒,容貌略显稚嫩,可整个人的气度已经和几年之前有了天壤之别。举手投足之间便有一种名士风采,显然是道骨已成。

白舒眼前的蓝溪古镇和往昔比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落满了积雪,人影稀疏。直到今日白舒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到兰溪全身被雨雪打湿,饥寒交加又狼狈不堪的样子。白舒更记得那一刻他失去凌问儿之后,无家可归又无处可去的迷茫和恐惧。

光阴飞逝,故地重游,凌问儿离去带给白舒的悲痛逐渐淡去,如今白舒又是一身惊世的修为,天下之大几乎任白舒驰骋。那种对未来的迷茫和恐惧,在不知不觉间烟消云散,最后留下来的,也不过是一片唏嘘。

走过冷清的街道,穿过星散的人群,白舒沿着雪路漫游,不知不觉来到了兰溪古寺。

寺前寒梅依旧,暗香阵阵,沁人心脾。有梅有雪的所在,才称得上是真精神。

穿过梅花,来到古寺门口,那被风雪浸染的牌匾已经不见,朱漆大门斑驳破损,门前落满了厚厚的积雪,竟似是荒废了多时。

白舒略感吃惊,旋即却又释然,既然董色躲着不愿意与自己想见,那么就算自己真的回到兰溪寺,想见到董色,也不过是徒然。

白舒微微叹气,声音淹没在梅花雪语之间,他推门,古刹的门户却紧锁。白舒心下不禁疑问,渡空大师和月称师兄莫不是被澄湖寺寻到,舍了这古寺逃命去了?

就算是二人离去,寺中的其他僧人也该留下才是,怎么会成了人去楼空之景?

白舒纵身一跃,攀上古寺的围墙,围墙之内积雪如盖,早就看不出原本曲径通幽的任何痕迹。

白舒蹙着眉跳进了院落,深一脚浅一脚地趟过厚重的积雪,才到中庭那颗玉兰树下,白舒的鞋袜就已经被雪水打湿了。

庭院之中寂然无声,远处正殿偏殿之内不掌灯火,都是一片幽暗和深邃,白舒此刻故地重游,不像是回到了曾经那个温暖熟悉的寺院,更像是不知深浅地一脚踏进了某处失落已经的遗迹旧址。

白舒继续向前走了几步,脚下忽然踩到什么东西,白舒蹲下身去在雪中翻找着什么。很快积雪被白舒清理开来,他看到了兰溪寺内满地森森然的白骨。

与其说是白骨,不如说是已经腐烂了大半的死人,兰溪一地终年积雪,气温捉摸不定,白舒也难以判断,眼前这些尸骨究竟被大雪掩埋了多久。

但通过这些尸骨身上的僧衣不难判断,死者尽数都是兰溪寺内的僧人。

白舒眉头紧锁,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昔日给自己留下诸多温馨回忆的古刹,故地重游之下竟变成了这人间的一处修罗地狱。

此刻积雪中掩埋的尸骨和白舒头顶那大片雪白色的玉兰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整个古刹之内一片寂然,鬼气森森。

白舒默不作声的往里行去,路过偏殿的时候,望着殿内那片昏暗,竟在刹那间精神有些恍惚。仿佛那日雪后场景重现,里面应该有一个长发垂肩,赤裸着双脚的女子,正虔诚的跪在佛前。

她的可爱和灵动,刁蛮和柔弱,往事历历在目般的浮现在白舒眼前,他心下一柔,竟忘了这古寺中满地的骸骨,鬼气森森的气氛,也转眼如涟漪般散开了去。

白舒无数次幻想过在这个偏殿之中和董色重逢,可当他真的如约来见董色,踏入这偏殿之时,他才发现,殿内落满了灰尘,昔日供奉在高堂之中的真佛和菩萨,此刻都歪歪斜斜的倾倒在了地上。

这一刻梦境和现实重叠,幻想在顷刻之间破灭,白舒心下也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儿。他穿过偏殿来到小院之中,玉兰依旧,院中那口水缸之中游曳着的锦鲤却不知所踪。四下厢房的门半掩着,没有丝毫生气。

白舒独立于雪墙之下,凝眸痴望了许久。末了白舒幽幽一叹,化指为剑在墙壁之上留下一行小字。他写的是潇洒俊逸的行书,内容却是一句“情不逢时恨此生,何事长向别离中?”

笔墨洒尽,雪墙之上已留下了深深的剑痕,这不仅仅是他和董色感情的写照,更是白访云和凌问儿的宿命。两代人的情缘皆因兰溪而起,却又无可奈何的随世事而落。

金风玉露不过是一场虚妄,或许一辈子都不遇到那个令你抱憾终生的人,才是人世间最美的相逢。

哪怕是寻眉那样的女子,哪怕是在梦里白舒遇到过了,也不过就是遗憾罢了。

这一刻白舒有些茫然无措,他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继续去寻找董色,他更加没有脸面去面对叶桃凌,没有办法去考虑太虚的事情。白舒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却分明做了和张无忌一样的事情。

正在白舒心灰意冷间,他无意中瞥见厢房屋檐下的雪面之上,有着一行浅浅的脚印,若不是屋檐下不易积雪,恐怕这脚印早就被新雪给盖住了。

白舒凑上前去仔细察看,那脚印虽浅,却还是能通过痕迹判断出脚印主人娇柔的身形。以兰溪寺的情况来看,应是久无人迹,可这脚印却明显是新痕。这世上来兰溪会来这偏殿小院儿的人,除了白舒,恐怕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连日苦苦搜寻之下,白舒心里憋着的那股劲儿早就卸了大半,此刻见到这一行浅浅的脚印,不知怎得,白舒又重新激动起来,他下意识的高喊道:“董色,你在这里吗?”

白舒的声音震动天地,顺着寺内院墙一直传了很远,甚至隐隐在山脉间形成了回响。

只可惜余音散去,古寺内还是一片寂然。白舒又接着去了正殿,去了昔日众人用斋的斋房,老僧打坐的禅房,还有雪鹭戏雪的冬湖。

整个兰溪寺内都被皑皑白雪覆盖,再也寻不到董色的任何一点踪迹。

这一刻白舒没有想见到董色之后如何给董色解释自己和叶桃凌的事情,也不想这一年多时间内两人都经历了什么?他只是单纯的很想见到董色,仅此而已。

转瞬日色已然西沉,白舒没有在兰溪寺过夜的打算,他同进来时一样,如法炮制跃出了寺院,失魂落魄的往山下行去。

进了镇子,白舒随意寻了一家客栈,准备借酒浇愁一番。白舒并没有注意到邻桌背对着自己的客人是个身形瘦小,头发枯黄,整个人显得干巴巴的女子。

这背影再陌生不过,白舒未作他想,走上前去,背对着那个身影坐下,至此二人背贴着背,谁也看不到对方的容貌,只是极有默契的,一言不发享用着自己的晚宴。

那人的晚饭是黄粱米粥,粟少汤多,她却吃得津津有味。白舒的晚饭却只有烈酒,徒自喝上两口,又痴坐半响。

期间白舒偶尔说两句话,也不过是招呼小二添酒,他却从没想着回头看上一眼。

而白舒身后那女子碗中米粥早就喝完,却极有耐心地坐在桌旁未动,似乎是在等人,又似乎是有别的心思。

一直等到白舒喝得烂醉如泥,被店家扶上楼就寝,那女子在颤巍巍地站起来,如同一朵风中凋零的小黄花儿。

夜色已深,她结过账后就推门离开了客栈,片刻间隐没在了风雪之中。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藏剑江南》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duokanxs.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