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我的重返人生 > 第611章 分钱过肥年(盟主‘一个分身’+更完)

我的重返人生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我的重返人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611章 分钱过肥年(盟主‘一个分身’+更完)

分享到:
关闭

~~~~~~~等二十分钟~~~~~~~

天还未亮,街道上路灯不知疲倦的散发出昏黄的光芒。

大街上簌簌的扫把拖动地面的声音有节奏的响着。

人力三轮车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在街道上缓慢前行。

勤劳的人们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寒风吹过,卷起了他们的发梢。

银耳奥迪缓缓驶过街道,引擎声浪并不过于嘈杂,最后停在一条巷子口。

裹着大衣的方年从车上下来,很快走进一条已经热闹忙活开来的巷子。

聚福楼的棋牌室在五楼。

挂断电话后两分钟,方年就到了。

牌场却已经迫不及待的开了起来。

李安南正好当门坐着,见到方年走进来,喊了句:“在放拱,老方,你来不来?”

鼻孔还冒着烟,把方年看得一乐:“打多大啊你们。”

李安南把烟叼在嘴上,双手洗着牌,大喇喇的道:“没多大没多大,一块的底,你来不来。”

“对啊,方年要不要加一个,我们才开始。”

“来呗,反正也没事。”

“……”

一共围了八个人,六个人上了桌子。

方年应了声:“行,来,给我发一手。”

又问:“他们呢?”

还有四个人不在,其中包括李雪、李芬琳、柳漾仨,和另外一个男生。

“不清楚,估计还在三楼唱歌吧。”

“我们走的时候还在三楼唱歌,说一会上来。”

“……”

其实聚会从KTV唱歌之后,就差不多算是结束了,不过没人离开。

因为能来聚会的,基本都闲得很,反正回家也没事做,不如凑热闹。

方年抽了条方凳坐在桌旁,边从兜里掏钱边问:“只有棋牌室,没有别的娱乐了吗?”

“好像还有个娱乐厅什么的吧。”李军回了句。

方年哦了声,从兜里掏出的零钱中抽出两张一块的放在桌上。

他有个坏毛病,从买了钱包以后开始的。

里面只放一百元的钞票,抽出来一张,找剩下的都随便塞兜里。

就也还好吧?至少陆薇语搬进来以后?再也没晒过钱了。

“……”

也就玩了四五十分钟,李雪她们上来便散了场。

也解放了几个运气不佳的小伙伴。

其中就有叼着烟儿的李安南。

从方年上桌之后?李安南一把没赢过?光输钱。

看看时间,下午四点二十?天色还亮堂着,方年想了想?笑着说道:“大家不着急回去就再玩会?晚上我请大家吃饭。”

晚上回去问题也不大。

大家要么是共骑摩托车来的,要么就送一下,都是小事。

李雪组织了一下,最后都留了下来。

“现在还早?班长安排一下?”李安南开了句腔。

李雪稍加思索?道:“五楼那边有娱乐厅,可以打桌球、乒乓球,按小时计算,刚好可以玩一个小时,怎么样?”

左右一商量?便都过去了。

开了三个桌球台,两个乒乓球台。

正好聚会的650块都花完了?方年便主动买了单,一共六十——反正都是大家的钱。

没错?李安南为首的这拨人极力邀请方年加入炸金花。

碰到了手气非常哇塞的方年。

集体给方年发了拨‘工资’。

方年本来是跟着过来看看,没打算上场?结果李安南玩了几杆桌球?一个球也没进?嚷嚷着手感不行,拉着让方年上场。

“老方,你来帮我打两杆。”

方年也没拒绝,接过桌球杆问了句打大打小,便开了杆。

“嘭~”

白球用力撞上7号小球,咚一下进了。

“哦豁,进了。”

方年自己都有点意外,这东西还是在记忆中摸过。

“……”

接下来一杆一杆的,方年倒是起了点玩心。

他这次回老家,玩心重了许多。

除了应付一些必要的俗事,完全是轻轻松松什么都不管的状态。

连打牌这种耗费脑力的事情都很少参与,见天跟方歆放烟花。

一不小心帮李安南赢了李军。

然后方年放下桌球杆,拍了拍手:“有点意思,那我再开一杆?”

李军自然没意见。

一旁当观众的李安南却快抑郁了。

咬咬牙,最后吐出一句:“老方,你今天是故意来打击我的吧?”

方年双手一摊:“不都是你喊的?”

“我就随便玩玩而已。”

李安南:“……”

颇觉忿忿不平的他,在方年占据优势时,又嬉皮笑脸道:“老方,让我玩一下,就1个球了,我肯定能赢。”

“行啊。”方年完全无所谓。

刚把球杆交给李安南,李军‘嘭咚~’一声进了球。

那边厢李芬琳喊了声:“方年,过来打乒乓球啊。”

方年笑呵呵的应了声。

当方年随便玩了会乒乓球后,再一看,安南同学又输了。

就剩一个15号球与一个黑八,居然硬是被剩球5个的李军给赢了。

而且是李军进了6个球,李安南硬是连一个15号都没进……

…………

晚上换了个家饭店。

去了棠梨老字号的棠梨大饭店。

菜品与中午略有区别,味道稍好一些。

价格跟中午一样,也是三百来块。

“……”

吃晚饭时,李安南特地坐在了方年旁边,跟方年叨咕了几句。

“老方,你是不是针对我?”

“没有。”

“那为什么就我输得最多。”

“因为你输赢心太重了,太想装逼了。”

李安南:“!!!”

“再见,绝交!”

方年乜了眼李安南:“你表演一个我看看,这体位还没见过。”

李安南脸上猛然涨红,打了个拱手:“我错了。”

“有空在家里装逼,好好想想年后回了学校怎么搞社团,友情提醒你,世博会要开始了,你们学校应该会有大量学生去做志愿者。”

这还真没开玩笑,在猛然被提醒世博会这件事后,方年有关注到陆续有报道说志愿者报名人数。

其中报名成功的大学生占比非常高,约有60%,人数早已超过二十万。

有新闻预估最终将会有超过200万名志愿者参与。

这里面依旧会有60%以上是大学生。

因为世博会的时间很长很长,一般而言每个志愿者服务时间会在7~15天不等。

李安南有气无力的哦了声:“我知道了……”

“……”

晚饭后,方年徒步走到聚福楼,然后开车回了家。

…………

…………

初七,方年带着方歆去了趟维南。

依旧去的是林平阳家。

因为元宵节之前,方年的外婆都会住在林平阳家。

也已经商量好,元宵节后,林凤女士会把老人接去老方家打住一阵。

方年这是临回申之前,再去看望一下老人。

今天大太阳,老人坐在大门口,见黑色普桑停进来,便起了身。

方歆飞快的跳下车,嘴上喊着就蹦跶了过去:“外婆。”

“诶,年宝,是你来了。”老人笑眯眯的道。

下车的方年也喊了声:“外婆。”

“早上炖了个猪脚,给您送过来尝尝。”

因为黄秀芸不在家,林平阳又经常去跑车,是以家里没喂猪,过年也就是从老方家分了二十来斤肉、骨。

话又说回来,老方家过个年杀了两头毛重一百八的猪。

都没肉卖,顶多就是叔伯邻里亲戚分了点。

因为除骨除杂以外,两头猪剩下的前后腿、五花、里脊肉加一起也就一百六十斤左。

大吃大喝了几天,还给方年备了几十斤带走,剩下不多……

老人哦呦一声:“难为你送诶!”

方年无所谓的道:“就几分钟。”

“……”

林平阳跟黄秀芸都不在家,说是被朋友喊去打牌了。

林荔正忙东忙西,都没沾凳子,就打了个招呼,人影就没了。

林南说了几句话,然后话锋一转,认真道:“我跟家里商量了下,打算明天回鹏城后,去看看房子……”

话还没说完,方年挥挥手,道:“行,20万一会转给你。”

林南不好意思的道:“能不能多借5万。”

接着林南解释道:“加上你借的20万,现在有45万,我是想留五万的余地,免得到时候再开口。”

方年稍加思索,道:“可以,不过这五万你要早点还。”

林南松了口气:“如果没用到的话,我会提前还给你的。”

“……”

就着房子的事情说了几句。

接着林南又说:“我还想问你句话,从你个人来说,你是希望我留在‘贪好玩’,还是再出去找工作?”

语气前所未有的认真。

方年沉吟片刻后才回答:“从我个人来讲,我是建议你最低限度也要在‘贪好玩’熬到你的自考本科证书拿到。

我说句直话,你现在去外面找工作,很难找到比‘贪好玩’待遇更高,也适合你积累资历经验的工作。”

“至于未来你觉得外面的发展前途更好,随时可以离开。”

林南带着困惑问道:“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吗?”

“不至于。”

方年呵呵笑着摆手。

“要有也是对你的,比如你跟员工说你是公司股东的表哥,有没有人信抛开不说,结果只可能是处理你,而不是处理我。”

林南:“……”

这也是方年掉了马甲之后一点都不担心的缘故。

首先一方面是没人信。

另外就是当林南真走‘仗势’这一步的话,都不用方年出面的。

然后方年去跟外婆老人家说了会话。

午饭前回了茅坝。

…………

晚上,老方家破天荒没有牌会。

叔伯邻里都知道方年明天要回申城,也就没有多留。

不过方年也没有什么事情要说的。

无非就是林凤问起了之前说过的事情。

“这几天家里打牌的多,都在说施工队施工队的事情,有人想要你爸牵头,你怎么看?”

方年就笑:“爸去大坪摆摊不好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赚不到钱没事,赚到玩玩耍耍就挺好。”

方正国慌忙解释道:“我不是……”

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凤女士给打断了:“你别说话。”

“意思就是不要管是吧?”

“管这些做什么,安安生生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挺好的。”方年随意的道,“建议你有空多跟方歆说说普通话。”

“免得将来吃亏。”

林凤不明就里,但还是应了下来。

初八一早,收拾妥当准备出发去省城。

比回来时,方年的行李里多了个老旧旅行包,里面塞了总共得有五六十斤的猪肉、牛肉等食材。

方年自己的行李箱比较空,就放了一件外套。

还好是头等舱,允许随身携带总重不超过40公斤的两件行李。

不过可能不是头等舱也不需要托运,貌似南航的白金卡也有点权限。

比方说上次跟刘惜同程回家,头等舱的空乘小姐礼貌度就略有一定差异。

临上车之前,方年多嘴跟林凤女士小声说了句:“这车我是故意买的。”

林凤女士在很久之后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但凡嫌弃一件东西,就不会去炫耀。

方年开车还是很平稳的,两个小时出头就到了黄花国际机场。

临下车前,方年跟方正国说了几句。

“回去时你要是不敢开快了,就走省道,反正你也都知道路?”

普桑没有车载导航,而且这年头车载导航不好用。

方正国先是点点头,接着沉吟着说道:“高速最低限速不是六十公里吗,也不快吧?”

“上了高速后,你可能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总想开快一点。”方年开了个玩笑。

方正国瞥了眼方年:“我一个人,当然会注意慢点开的。”

方年没多说:“你注意就好。”

现在还没有驾照实习期不允许上高速的规定,就也还好。

车这东西,开一两次远距离,自然就会了。

方年拎上东西,道别道:“那我走了,回去时可以在我跟你说过的那个饭店吃饭,不黑。”

“好,你慢点走。”

方正国目送方年进了航站楼,开车回往茅坝……

农历正月初八,公历2月21日,周日。

下午三点,方年乘坐的飞机降落在申城虹桥机场。

拿了个推车将行李箱和旅行包放上去,摸出手机开机拨电话。

听到‘嘟~嘟’得声音后,方年松了口气。

电话很快接通,陆薇语的声音传出:“下飞机了?”

“刚下,你到多久了?”方年笑着问,目光四下扫动。

闻言,陆薇语嘻嘻笑了声:“你猜。”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我的重返人生》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https://www.duokanxs.com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